当前位置: 主页 > 作家 > 贾平凹 > 废都 >

废都——第68章

【回目录】

捕鱼游戏棋牌送分当他们就要分手的时候,已经是夜幕沉沉。阿灿说:“我最后一次感谢你!”庄之蝶说:“最后一次?”阿灿说:“最后一次。我再不来找你,你也不要想我以 后怎么生活,你答应我,彻底忘掉我!我不能让人知道你认识我,我要保你的清白!”庄之蝶说:“这不可能,我去找你,你就是处境什么样儿,我不管的,我是要 找你的!”阿灿笑笑,说:“你瞧瞧那窗外,天那么黑的了。”庄之蝶扭头看去,窗外确漆黑如墨,遥远的地方,一颗星星在闪动着。他说:“那星星是在终南山那 边吧?”回过头来。阿灿脸上是一道血痕,她的手上拿着头上的发卡,发卡上染红了血。庄之蝶惊得就去看那伤痕,阿灿却抓了桌上一瓶墨水倒在手里,就势捂住了 半个睑,那露着的半个脸却仍在笑着,说:“伤口好了,或许有疤,若是不留疤。这墨水就渗在里边再褪不掉的。我已经美丽过了,我要我丑起来。你就不用来见我 了;你就是来,我也不见你,不理你!”庄之蝶瘫坐在地上,眼睁睁看着她去打开门。门打开,一只脚已经跨出了门槛,庄之蝶抬起身要去拉她,阿灿却把他按住 了,只是说道:“你不要起来,你就看着我走吧。你如果还要给钟主编写信,原谅我不给你转了。我大姐那边我会去信告诉她,你就直接按原地址寄她好了。我带了 你的孩子走了;孩子是你的,你有一天能见到你的孩子的。你哭什么?你难道不让我高高兴兴地走吗?”就转过身去,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下,下一个台阶响一个噔 声。庄之蝶听到了七十八个噔声。

庄之蝶恍恍惚惚回到家里,已经是夜里十一点。牛月清没在家,柳月埋怨他,说好的晚上去司马恭家,孟云居和赵京五都来了,就是等地等不回来,牛月清只好代表 他和他们去了。临走时又发现没有了龚靖元的那幅字。才想起他中午出去时拿了一卷东西的,只好让赵京五又去画廊那边重新取了原存的那幅字。柳月说:“你是到 哪里去了嘛?”庄之蝶说:“我找了阿灿。”柳月有些气愤了:“阿灿有这官司重要?!”庄之蝶冷冷地说:“当然重要。”说完,进了卧室,却又回来,手里拿了 一条毯,到书房的长沙发上睡下了。

孟云房、赵京五和牛月清去了司马恭家,司马恭态度温和,茶是沏了,烟是取了,也展了龚靖元的字批点了一番,却说:“景雪荫起诉一事,老白给我说过几 次。起诉书我看了,景雪荫夫也来找我谈过,那人不仅仅是个有风采的,而且是能量很大的角*儿。我也看出她对庄之蝶内心深处还有一份意。听口气多半是 在丈夫面前说不清楚,再是高干子,一向顺当,从没受过什么委屈。而且事闹开来,杂志社和作者,包皮括庄之蝶一直未能向人家赔软话,没有台阶下,所以事 越来越升温,弄到了不能互相谅解,不能调和的地步。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能让她撤诉,现在看来困难。我也曾想冷处理,不说立案,也不说不立案,搁置在那里一个 时间,或许她冷静下来了也有撤诉的可能。但是她见天去找庭长,找院长.质问为什么迟迟不立案?今日下午院长就来通知立案,这案便已经立了。”牛月清听了, 早吓得如五雷轰顶,话也说不出来。孟云房就问:“这事没有退一步的可能了吗?”司马恭说:“这是不可能的,除非你们让院长改变主意。但是,身为院长,他也 不可能把立了案的决定又推翻掉的。”牛月清一股气就顶在心口,眼泪塔嗒地掉下来,赶忙用手擦了,鼻子却发酸,不停地吸动着。孟云房就说:“你那鼻炎还没有 好吗?我这里有纸。”牛月清立即知己失态,说:“我有纸的。”去厕所里又流了一股眼泪,擦了,平静了一下绪出来。司马恭从糖盒取了一颗糖给牛月清,牛 月清笑笑,接受了,却捏在手里,说:“你说吧,司马同志。”司马恭说:“立了案也不一定证明起诉人会赢,官司谁胜谁负,要法庭作全面调查后,依据法律条文 才判定结果的。庄之蝶没来,你们可告诉他,让他作好心理准备来打官司,一等起诉书副本转给他,他得好好起草一个答辩书。事就这么办吧。我也不好留你们, 案子接到手,我也要避免与当事双方在家里接触。龚靖元的字你们也就带上吧。”说罢就要转身回卧室看电视,对孩子说:“你去送送叔叔阿姨吧!”三人只得起身 出门,在楼道里匆匆商量了一会。就又赶来白玉珠家。白玉珠问了况,叫苦不迭:“你们这几日都干啥去了?那么大的雨,我两次都在法院门口遇见一个人拦了 院长说话,我问那是谁,有人告诉说那就是景雪荫,可你们迟迟不来!今日庄先生也是应该来的呀,法律面前人人平等。可不管名人不名人的,如果官司打输了,这 不也要损害名人的声誉吗?”牛月清便说:“老白批评得对,这事都怪我们。也是遭了水灾,市长硬拉了之蝶去写文章,迟迟不能回来,今日晚上又是市长召去了 的。他怎么能不来的?改日他一定要来看看你和司马审判员的。刚才司马审判员态度还好,怎么说出话来倒使我心里好没了个底儿。”白玉珠说:“他具体接管这个 案子,话也只能说到那个份上,不可能现在就对一方有明确表态,万一说出,对方反映上去。这还了得?我说一句不该说的话,法律是有法典的,但执行还是人来执 行的。”牛月清就说:“老白呀,咱们也都是朋友了,这事就全要靠你!立案就立案,判案却只有你能与司马审判员说上话的。”白玉珠说:“这个你让庄先生放 心,不管事结果如何,我白玉珠要尽我的力量的。”牛月清说:“那怎么能说不管结果如何呢?这我心里又是没底的深渊了!”白玉珠就闷了半日,说:“这样 吧,我现在做几碟凉菜,过去叫司马恭来家吃酒,他当然知道我与你们的关系。若是他不肯过来,这他必是看了起诉书后觉得事难办。这就指望不大了;他着肯 来,这事就有三分指望。来了以后,我给他粪靖元的字,他若不收。这事就又没了指望,他是怕收了礼将来判你们输就不好意思;若是收了,这事就又有了六分指 望。收了字,酒就喝得有了几成,我必然要问关于这宗案子,他若闭口不说,这事就又难了。他不敢对我说了大话,证明他心中没谱或是有了倾向;若是愿意说,就 是要征求我的看法,这就有八分到九分的指望了。”牛月清连连叫好。孟云房说:“哎呀老白,你这是一肚子《水浒》嘛!那一套话直像王婆说的!”白玉珠说: “我读的还是《三国演义》。”牛月清就让赵京五快去街上夜市置办几样凉菜和酒来,白玉珠说家里有的。牛月清还是掏了钱,让赵京五去了。不一会儿,抱回来 三瓶五粮,一包皮调好的牛肚丝,一包皮口条,七个酱猪蹄,五颗变蛋,一只五香烧鸡。白玉珠就让他们回避去楼下,他这里以开合窗子为信号。第一次开窗子是司马 恭来了;再合窗子是收了字了;开第二次窗于是说明谈开案子了。如果第二次合窗。他们就可以放心回家了。

三人便下楼蹲在马路对面的墙根处,开始一眼一眼瞅着白家的那扇窗口。果然,先是那窗子被打开了。三人对视一笑,然后就急切切盼合窗,但窗子迟迟不合。 马路上的人已很少,远处那条巷口是个夜市,听见有人在吵架,吵着吵着就打起来。孟云房扭头看了一会,觉得没意思。蹲在墙根,说:“京五,你年轻,脖子不痛 的,你好生盯着那窗子,我闭个眼养养神儿。”就脱了一只鞋垫在屁股下,那只光脚搭在另一个脚上,一套头就呼呼噜噜开了。约摸过了二十分钟,窗口前人影一 闪,窗扇就合上了,赵京五摇着孟云房说:“孟老师,司马恭是把字收了!”孟云房没言传。牛月清说;“他也累了,你让他睡吧。京五,你也打个盹吧。”赵京五 说:“我不困的,孟老师是一只眼,睁了一天。两只眼的困让一只眼受着。他是该合合眼儿的。”孟云房却说:“京五你放狗屁!”赵京五说:“你原来没睡着 的?”孟云房说;“我才真正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!你们听见什么声响了?”赵京五和牛月清就说:“夜市上已不打架了。”孟云房说:“你们再听听,好像是周 敏又在城墙头上吹他的埙哩。”两人静耳听了,果然隐隐约约有埙声。牛月清说:“周敏心里也苦,夜夜都去那里吹的,可他偏吹那什么埙,声音哀不兮兮的,越吹 反倒越霉气的!”孟云房说:“这小伙不是个安生人,他心*高,运气不好。我看过他的相了,他鼻梁上有个痣的,鼻梁上有痣的人一生孤单。要成事就成了不得的 大事,不成事就一塌糊涂。”牛月清说:“我也觉得是,他拐了唐宛儿跑出来,那一家人就毁了。一到西京却又出了这事。咱不敢说他有什么坏心,可偏就搅得天昏 地暗。不说他了,酒喝到这个时候,是不是老白己先喝醉了忘了提案子的事?”赵京五说:“那白玉珠不敢的,应人事小,误人事大,庄老师不是一般人,况且他 喝的还是咱的酒!孟老师,你能看周敏的相,你也给我看看。”孟云房说:“我不给你看的,但我只说一点,你近日下便火结!”赵京五说:“这你怎么知道 的?!”牛月清说:“云房还真能的?”孟云房说:“那当然了!这用的是‘奇门’法,你瞧瞧你坐的方位,咱三人都是随便坐在这儿的,你偏偏坐的是路灯杆下, 这路灯泡儿是圆的,那像不像你长的东西?可这灯罩儿被哪个孩子丢石子打碎了一半,就象征了你那地方出问题的。我还可以告诉你,左边那个房子里必定住着个光 棍!为什么?他家门前那棵槐树光秃秃的没枝没叶只是个柱儿.我刚才一来就这么感觉了,不信你去问问?”赵京五站起来说:“那家灯亮着,我去说借个火儿看看 去。”刚要走,却叫道:“窗子开了!”牛月清喜欢得说:“这老白行的,过后咱得好好补谢补谢人家哩!”就又说,“京五,别去了,你问人家是个光棍了。你孟 老师就越发得意的;要是没说准,你孟老师的一张老脸又没趣的。你和你孟老师去那夜市上吃烤鱼去!”把四十元塞给了赵京五,直推着他们去了。四十分钟后,牛 月清来到了夜市上,对着卖醪糟的摊主说:“来三碗,每碗卧三个鸡蛋的!”孟云房和赵京五就明白她的意思了,一人过来吃了一碗。

回到家里,已经是夜里两点。柳月在厅室的沙发上看书,头却往前一倾一倾地打迷怔儿。牛月清夺了书在她头上一拍,说:“你梦见谁啦?”柳月笑着就去倒茶 水,牛月清却脱了高跟鞋,嚷道快取了刀片来她要削脚心的鸡眼,就扳起脚来,小心翼翼地拿刀片剜。柳月说:“这么大个硬甲哟!”要了刀片帮着来剜。牛月清 说:“这都是穿高跟鞋穿的!男人家只知道人穿了高跟鞋漂亮,哪里又知道人受的什么罪?铮儿铮儿的钻心地疼哩!”柳月终于剜下来一片,一个大片,但却没 血流出来,牛月清说没事的,穿了拖鞋在地上跌踩,便悄声问:“他回来了没?”柳月说:“回来了,他一个人睡到书房去了。”牛月清就不免伤心叹气,说:“不 理他!我也懒得去理他,让他上法庭被告席上逞他的威风去吧!”便进屋去睡,把屋门也从里边反锁了。

相关评论

白金国际在线娱乐,人人中彩票棋牌,tt网上娱乐备用网址?|亚洲最大平台 网上最可靠的彩票平台,宝利娱乐app,足球机怎么玩?|亚洲最大平台 zqmj8网站,玩港式五张牌,通比牛牛游戏?|亚洲最大平台 足球联赛积分榜,nba平台开户,澳门金沙国际登录?|亚洲最大平台 如何申请快三代理平台,澳门糖果派对网址,9洲体育?|亚洲最大平台 335彩票网怎么样,金鲨银鲨游戏下载,www.lm011.com?|亚洲最大平台 凯撒皇宫平台网址,www.533338.com,一分快三中奖教学?|亚洲最大平台 澳门 德州网上网址,吉林快三遗漏数据预测,银河官网手机端?|亚洲最大平台 nba98体育,吉林快三遗漏期数,皇家金堡官方网?|亚洲最大平台 红中彩票平台网址多少,澳门百老汇怎么去,www.hg9524.com?|亚洲最大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