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作家 > 贾平凹 > 废都 >

废都——第45章

【回目录】

这天晚间,柳月一边吃饭,一边对夫人说:“大姐,庄老师真的又不回来了?”夫人说:“让他这几天跑着去,孟云房是大谝,哪一次只要去他家,你庄老师都 不得回来。” 柳月说:“晚上睡人家那儿,孟老师的房子宽展吗?”夫人说:“不管他。”就叹了叹气,再说道:“今年咱家是倒了霉了,什么烦心的事都来。再过一星期,下个 星期三就是你庄老师的生日,原本这个家只给老太太过生日,从没给他过过,今年我倒有心给他过。以好日子冲一冲,说不定霉气就会去的。”柳月见夫人已拿定了 主意,就顺了话说:“事也是怪,杂志社一个心思要给庄老师宣传,周敏也是为了知恩报恩,一篇文章偏就惹出个景雪荫闹事!这事未了,他竟平地里伤了脚,骑 摩托车都没出过事的,好好地走平路却就伤了?伤了脚旁人一天两天就好的,他却瘸跛了这许多日。又刚刚是好些,秘书长也来欺负人,这不都是些怪事吗,老太太 犯病那是老病儿,可庄老师脾气也变了,全没了我初来时的和蔼劲儿了。”夫人说:“他脾气不好也是心烦,这你要理解他。他是作家,*儿起伏大,又敏感,四 十来岁的人了脾气像娃娃一样的,十多年的夫妻我也惯了,亏他一不大烟土,二不在外搞人,咱在家就得容了男人家的一些病。那日咱姐妹为了那信屈了他, 他发那么大火,他越发火我心里也越踏实的。给他这样的人当妻,就要是他的妻,也是他的母。”柳月在心里说:“这大姐好贤惠,但却有点愚了。人常说男人家干 风流事,满世界都知道的:只有一个人不知道,这个人就是他老婆。”就笑了笑,说:“大姐是当了妻又当了母的,但给庄老师当了妻,还必须要得是他的,他的 !”夫人说:“你这才胡说,老婆就是老婆,怎么是?”你庄老师是什么人?我又是什么人?说这样的话让外人听着,倒招人贱看哩!”柳月吐了吐舌头,说: “我什么也不知道,真是胡说哩!”夫人说:“不是你什么不知道,是你知道得太多,不该你知道的你也要知道。你这小狐子,将来谁娶了你就一年半载让你折腾死 了!”吃罢饭,夫人让柳月取了笔纸,他说着,柳月记着,一一开出所邀请来吃生日宴席的人名单。柳月写完,又核对了一遍,无非是汪希眠家,龚靖元家,阮知非 家,孟云房家,周敏家,赵京五,洪江,干表姐家,文联的老魏副chair_man,美协的小丁,舞协的王来红,作协的张正海,杂志社的钟唯贤、李洪文、苟 大海,已经两席多了。柳月问:“这两席人的,是去饭店包皮席还是在家己来做?己做我可不敢做菜的。”夫人说:“在家气氛好,做当然不用你动手,我那干姐 夫是厨师,红案子由他办,老孟干白案子,你只管和我这几日通知人、采买东西罢了。”当下两人在电话簿上查了家有电话的电话号码,另写在一页纸上,分配柳月 到前一天了集中打电话邀请;没电话的她骑车上门去约。就又计算着要采买的食品、烟酒、菜蔬,以及要新买的一些餐具和煤火炉。

这当儿,院门首有悠长的“破烂哟,承包皮破烂一喽!”柳月说:“大姐,收破烂的来了,把后窗根那些空酒瓶、废报纸卖了吧,改日来客,也显得干净。”夫人 点头,两人拿了废旧出来,院门口已亮了路灯,那老头仰躺在架子车的草垫上吸烟,吸一口吹一口,得其乐。牛月清说:“这么晚了,你老还收破烂?”老头并不 看,吹了一个烟圈说:“这么晚了,有破烂嘛!”柳月就吃吃笑。牛月清说:“瓜子,笑个什么?”柳月说:“咱是一肚子烦恼,你瞧他倒乐哉!早听说他会谣 儿,让他说一段儿!”就对老头说,“喂,你来一段谣儿,这废旧就便宜卖你。”老头还是不看,忽地喷一口烟,直溜溜冲上路灯杆上的灯泡儿,绕开来像是一层 云,几只蚊子就忽隐忽现。老头说:“你睡沙发床睡的是草垫子,我睡草垫子睡的是沙发床。两只仙鹤在云游哩。”柳月觉得古怪,呀呀直叫。牛月清说:“柳月, 说话稳重些。”便对老头说:“你老人家辛苦,今晚也不知歇在哪里?”老头说:“风歇在哪儿我歇在哪儿。”牛月清又问:“这么晚了,你吃过了吗?”老头说: “你吃了也是我吃了。”牛月清说:”柳月,快回去拿了两个馍来。”柳月不愿意,但还是去了。老头不谢也不拦,跳下车称了废旧,一分钱一分钱数着付款。牛月 清不要,老头还是数。牛月清说:“老人家,人都说你能说谣儿,我有一事要求你的。”老头就停止数钱,痴在那里不动。牛月清见他听着,便大略谈了丈夫是搞文 化宣传的,市上人大会改选,也是为了别人,把一篇文章在报上发了,人大主任因此未能当选上,结果丈夫却遭人暗整,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,说了一遍:希望老头 能编个谣儿街上说出,也给丈夫出出气儿。老头没有言语。柳月拿了馍出来,老头一手那一堆分市,一手收馍。牛月清还是不收那钱。一堆分市就放在地上,老头 拉车却走了。牛月清叹一口气,后悔白给他说了半夭,才要转身进院,却听得老头在灯光昏暗的巷子那头一字一板念唱起来了,牛月清听了听,说:“他念唱的是些 什么,并不是我要他编的内容。”柳月却说这谣儿好哩,回来等夫人先睡了,个儿去书房竟把老头说的谣儿记下来。果然以后这段谣儿就在西京文化圈里颇为流 行。柳月当时记的是:房子。谷子。票子。妻子。儿子。孙子。庄子。老子。孔子。活了这一辈子。留下一把胡子。

柳月记录了谣词,脱得衣服来和夫人睡一个床上。牛月清并没有睡实确,手摸了柳月的身子,觉得光滑而富有弹,便说:“柳月,你一身好。”柳月经她这一摸掌,也麻酥发痒,两人又说了一些活儿。后来说:“睡吧。”就都睡了。昨天夜里的一场雷雨,热气杀了下去,也是柳月前一夜未能睡好,已是疲倦之极,这一觉 就睡得很香。但是,似乎在梦里,也似乎并不是梦吧,她却迷迷糊糊听见了有一种声响,这声响十分奇怪,长声地呻吟,短声地哼叽,而绝没有什么痛苦的味儿,且 后来声响忽紧忽缓,忽高忽低,有时急促如马蹄过街、雨行沙滩,有时悠然像老牛犁动水田、小猫吃浆糊。不知怎么,在这声响中己竟浑身酥软,先是觉得两条 胳膊没有了,再是两只腿也没有了,最后什么也没有,只是心在烈跳动,一直往上飞,往上飞,飞到一朵白生生的云上了,却嗡地一头栽下来就醒了。醒了浑身乏 困,一头一身大汗,奇怪刚才是那么舒服?!倏忽觉得下边有些凉,用手去探,竟湿漉一片,就赶忙用单子来擦,同时也听见了夫人在床上也哼哼不已。她叫道: “大姐,大姐,你做噩梦了吗?”牛月清就醒了,在月光映得并不黑暗的夜*里睁大了眼,茫然地躺了一会,突然一脸羞愧,说:“没的,柳月,你没有睡着?”柳 月说:“睡着了,我好像听到一种响声,好奇怪的,听了倒像过电似的。”牛月清说:“我也似乎听到的。”就都疑惑不解。牛月清说: “多半是做梦。”柳月说:“多半是做梦吧,梦做到一块了。”牛月清又问: “柳月,你醒来早,听见我刚才在梦中说胡话了吗?”柳月说:“你只是哼哼,我怕你在噩梦里大受惊,才叫了你的。”牛月清说:“没事的,哪里就是噩梦了,你 睡吧!”却爬起来上厕所去了。柳月也想去厕所,去了,见夫人换了内裤泡在水盆里,柳月立即明白夫人和己一样了。

相关评论

白金国际在线娱乐,人人中彩票棋牌,tt网上娱乐备用网址?|亚洲最大平台 网上最可靠的彩票平台,宝利娱乐app,足球机怎么玩?|亚洲最大平台 zqmj8网站,玩港式五张牌,通比牛牛游戏?|亚洲最大平台 足球联赛积分榜,nba平台开户,澳门金沙国际登录?|亚洲最大平台 如何申请快三代理平台,澳门糖果派对网址,9洲体育?|亚洲最大平台 335彩票网怎么样,金鲨银鲨游戏下载,www.lm011.com?|亚洲最大平台 凯撒皇宫平台网址,www.533338.com,一分快三中奖教学?|亚洲最大平台 澳门 德州网上网址,吉林快三遗漏数据预测,银河官网手机端?|亚洲最大平台 nba98体育,吉林快三遗漏期数,皇家金堡官方网?|亚洲最大平台 红中彩票平台网址多少,澳门百老汇怎么去,www.hg9524.com?|亚洲最大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