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作家 > 贾平凹 > 废都 >

废都——第42章

【回目录】

两人在屋里坐了,外边的雷声更紧,倏忽天也暗下来,随之窗外白光闪亮,白得十分生硬,瞬间更黑得如泼了墨。又一个炸雷就响了,这炸雷似乎在屋外的院子里。 窗子和门明显地都在摇晃了一下。便听见窗外的院墙头有什么东西掉下去。庄之蝶想拉开电灯,又怕室外的线路导了雷电进来,就把桌上的半截蜡烛点了,对人 说:“害怕不?”人说,“有你在这儿还怕什么?龙要来抓,把咱俩都抓去!”人说着,拿干头发上的水。那裙子全湿了,湿了的裙衣贴在身上,薄亮 如纸,把一具起起伏伏的躯体告诉给了庄之蝶,人在庄之蝶看着她的时候,手就把湿贴的衣裙扯一扯,脸上羞怯怯地红,后来挪身坐在灯影里。庄之蝶便把话题往 别的事上引,问道:“你说你去孟烬他那儿了,她日月过得怎样?我是几年也没见到她了。”人说:“人没男人是没脚的蟹,孟烬又大了,死淘气,活脱脱是 一个小孟云房!前几日我在街上见着她,人憔悴得不行,一说话就抹眼泪儿。我就问:你这么些年了怎么还是不找个人?她又哭,说叫四十岁的寡到哪儿去找男 人。年轻的不可能,年纪大的要么就太大,要么又是带个娃娃的,一个孟烬都管不了的,再来一个,心里不和,亲不得的骂不得,和孟烬越发惹是生非。我答应帮她 物*一个,偏巧回去打听了一下,我那邻居有个亲戚,是工程师的,老婆前年死了,孩子都工作了在外地,岂不是一个合适的?今日就去给她提说了。”庄之蝶说: “你这么好心!她是鼻梁儿塌些,初次见了觉得容貌差些,不知那工程师是重人样儿还是重过日子?”人说:“这也说不准。工程师见我时我也这么说,他说比你 差点我就念佛了!”庄之蝶就笑了:“她要有你一半,孟云房也不离婚了!”人说:“你只会作践我!我在年轻时候或许还可以,现在老得什么了,又常年害病, 瘦成一把干筋了。”庄之蝶说,“哪里?我在家里常拿你比说着给月清。月清还说:人家汪希眠有钱,不知给老婆买着吃什么青不老果儿!”人那么无声地笑了 一下,眼泪却流下来。庄之蝶一下子慌了,说:“我说的可没一个假字。你瘦是瘦些,我想你不要总想着己是一锅烧不开的水,医生的话要听的,但也不能全信 了,医生常说空气里有多少多少细菌,那么人就都不张开嘴了?”人说:“汪希眠是给我买了这样补药那样补药的,可我知道我的病根儿在哪儿!”人吸着鼻 子,眼睛又红起来。有眼泪就噙在那里。庄之蝶不敢再问下去,取巾让她擦眼泪,故作了戏谚的口吻说:“希眠又去广州办他的画展了?他是疯了怎的,拳打了北 方还要脚踢南方?!”人说:“哪里是办画展,谈一笔画的生意去了。你不知道,他这几年也是得了一种病的。”庄之蝶说:“他得什么病?他就是那黑瘦人,可 神头儿有时比我还大哩!”人说:“是真有病,是乙肝,但病毒并没损坏了肝,属乙肝病毒携带者。”庄之蝶说:“哎呀,这事外界谁都不知道的!”人说: “他不让告诉给任何人,只是偷偷吃药,可这病得上身一天两天不能好的。说句让你笑话的话,几个年头了,他没和我接过吻,一月两月了有那么一次事儿,还是要 戴了避套的。”庄之蝶就在心里想,汪希眠是真患了乙肝还是故意没病装病,若是真的,外边传说他与别的人如何如何,那岂不是害了别的人也要加重己病 吗?而家里的老婆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,几年里不能亲吻,行房又戴了那塑料套儿,这老婆人都说是亨不尽的福,却也有这一段苦愁?人说:“我对他说,你既然 有病,就在家呆着好生养病,可他还是一年有半年在外边,见月把钱寄回来。钱现在是多了,可钱可以买到房屋就能买到家吗?能买到药物就能买到健康吗?能买到 美食就能买到食欲吗?能买到娱乐就能买到愉快吗?能买到床就能买到睡眠吗?”人说过了,扭头看着窗外,窗外已是彻底地黑下来,雷还在一串串地响,风雨 加。她突然坐直了身子,说:“之蝶,我不该给你说这些的,说这些也不是在这个地方。我本想多去你家聊聊,几次走到半路又返回去,何必去干扰别人的平静日 子?今日遇着你,想要你去我家坐坐,看看我那只猫,我现在只是活猫哩!没想这一场雨倒让我们在这里说了这么多话。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,我倒还要完成我一个 夙愿哩。”庄之蝶忙问:“什么夙愿?这些年我也去你们家少,想起来也对不起你,以后有什么要我办的事,我会尽力去办的。”人就说:“这你可是心里话?” 庄之蝶说:“我要说假,今晚这雷把我劈了!”人说:“你别这样,雷要劈了你,我也就不想活了。这事说出来,也惹你发笑的:在年轻的时候,西京城里办过一 次文学讲座,你在台上作报告,我在台下当听众。那是我第一次见你,不知怎么就产生了一个念头:我要嫁人就非他不嫁!后来就认识了你,想着法儿与你接触,但 我当面说不出口,我托我的朋友曾给景雪荫说了我的心思,让她转告你,可景雪荫却冷笑了,说:她倒想得美,说到我这儿?!我朋友把景雪荫的活传给我,我好疑 惑,不久就听到原来你是和景雪荫相好,我就懊恼不迭。但后来,得知你和景雪荫没有成,成的是牛月清,我哭了一场。哭过了还去你家看过一次,看到牛月清人有 人样,德有德行,这心就全灰了,才和汪希眠结的婚。如今咱们年龄都大了,今晚又说了这么多话,我就把这段心事告诉你,我并不需要你再说什么,我只图我总算 完成了一件事,心里不揪着罢了。”庄之蝶如木如石地呆在那里,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他详细地回忆了与这人初识到现在的年年月月,有无限的悔恨、遗憾和 感慨。他看着面前的人,嘴唇颤抖着,但捕鱼游戏棋牌送分人却说:“我不要你说,我不要的!”他一腔子的千言万语遂化作一声长长的浩叹了。

两人就这么坐着一时无语,楼道里有了喧哗声,接着听见阮知非在喊:“之蝶,你还在吗?你够朋友!”一推门,汪希眠老婆就站起来,说:“之蝶够朋友,你 也够朋友嘛!让人家给己办事,人也不陪,饭也不管,一走了事!请个人看门,怕也得付工钱吧?”阮知非说:“刚才还念叨之蝶够朋友,现在我倒不这么认为 了。要不是你在这儿,他能这么老实地呆着?”庄之蝶就拿巾帮他擦头上雨水,说傍晚时在菜市上碰了她,又逢着下雨就过来说说话儿,这阵谁都没有吃饭的。阮 知非就直告罪,说演出完,工厂又宴请了吃饭。原本要走的,人家偏要拉他一块吃,那面子抹不过,只好留下了。就呐喊楼上的一个演员,让快去提饭盒到街上饭店 买些吃的来。

吃了饭,阮知非看了改写成的论文,然是喜欢得了得,从家里取了酒三人要喝。汪希眠老婆说她该回去的,庄之蝶也说要走,阮知非说等雨住了他叫两辆出 租车亲去送。酒喝过多半瓶,三人脸面都浮着汗油,红堂堂的,雨却没有住,反倒雷声轰隆,更是频繁。阮知非说:“这么大的雨,为什么偏要回去?这办公室可 以睡一个,隔壁房间没人,也是干净床铺,可以睡一人。”庄之蝶说:“我是可以,就看汪嫂。”汪希眠老婆说:“希眠不在家,我是独来独往惯了,只是放心不下 我那猫。”阮知非说:“这好办,我给两边家里打电话。牛月清是让我拉之蝶出来的,我不怕她骂了我勾动了之蝶在外边拈花惹草的,汪嫂那边我让伯母把猫经管好 就是了。”汪希眠老婆说:“你告诉说一定夜里要喂猫一顿的,冰箱里有尾鱼,让切成块儿喂一半。”阮知非说:“哎呀,你把猫当汪希眠养哩!”说毕,上楼去家 里打电话了。

相关评论

白金国际在线娱乐,人人中彩票棋牌,tt网上娱乐备用网址?|亚洲最大平台 网上最可靠的彩票平台,宝利娱乐app,足球机怎么玩?|亚洲最大平台 zqmj8网站,玩港式五张牌,通比牛牛游戏?|亚洲最大平台 足球联赛积分榜,nba平台开户,澳门金沙国际登录?|亚洲最大平台 如何申请快三代理平台,澳门糖果派对网址,9洲体育?|亚洲最大平台 335彩票网怎么样,金鲨银鲨游戏下载,www.lm011.com?|亚洲最大平台 凯撒皇宫平台网址,www.533338.com,一分快三中奖教学?|亚洲最大平台 澳门 德州网上网址,吉林快三遗漏数据预测,银河官网手机端?|亚洲最大平台 nba98体育,吉林快三遗漏期数,皇家金堡官方网?|亚洲最大平台 红中彩票平台网址多少,澳门百老汇怎么去,www.hg9524.com?|亚洲最大平台